大梦蕉城 > 书香宁德 > 正文

书香宁德丨不忘来时路!半世寻觅"红色双雄"(下)

2017-07-11 08:43:30 来源:

0 浏览 评论0  我来说两句

《书香宁德》改版升级啦!

 

品味书香,感受宁德。自从《书香宁德》文字专版推出以来,受到了众多朋友的支持与关注。特别是闽东籍作者对家乡的所感所思通过文字在“大梦蕉城”里与大家分享,让海内外的朋友领略到了魅力闽东的历史文化风韵。

 

为了更好地打造这个栏目,从上周开始,我们正式推出了改版升级的《书香宁德》,以视频栏目的方式每周末分享给各位,改版后的视频栏目,以视频、配乐、单人朗读与叙说为主的形式。希望短短五分钟左右的视频栏目,为自媒体受众带来喧嚣中的片刻宁静与思考。

 

同时,本栏目也欢迎感兴趣的朋友积极报名参与,只要你有足够的自信,我们就有十分的把握让你在读书中分享快乐。

 

 

 

 
 
 

各位微友,相约周末。本期“书香宁德”是作家郑承东给大家带来的《半世寻觅 “红色双雄”(下)》,朗诵:陈远瞩。

 
 
 

 

 
 
 

编者按

 
 
 

蕉城的名门望族之间,一段联姻史造就了一段“红色双雄”的传奇 。67年的漫长寻觅,英雄回归乡土;54年的寻找求证,英雄铭刻丰碑。回望那血与火的历史,踏着烈士的足迹,英雄的后代与战友苦苦寻觅了半个多世纪,其寻觅时间之漫长,经历之坎坷,坚持之毅力,非常人所能承受,又创造了人间传奇。

 

本电视纪录片脚本,不仅生动叙述了宁德早期共产党人郑长璋、蔡泽鏛(蔡威)富有传奇色彩革命征程,更着力纪录了他们的后辈与战友半个世纪寻觅“红色双雄”的感人历程。“七一”之际,今发此文,缅怀先人,告戒后人,不忘来时路,勿忘初心。

 

 
 

视频建议在wifi下观看

<iframe allowfullscreen="" class="video_iframe wx_video_iframe" data-ratio="1.7647058823529411" data-vidtype="2" data-w="480" frameborder="0" height="313" src="https://mp.weixin.qq.com/cgi-bin/readtemplate?t=tmpl/video_tmpl&vid=w05226qq5ep"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width: 556px; position: static; background-color: rgb(0, 0, 0);" width="556"></iframe>

文/郑承东

 

在上海市昌平路868号1103室,住着一位92岁的老人,她就是郑长璋同志唯一的女儿——郑启如。

 

就在蔡氏家人开始寻找蔡泽鏛的同时,郑长璋的妻子蔡彩贞也开始了解开丈夫身份之谜的漫漫征途。

       

为了让革命烈士的血脉得以延续,蔡彩贞抱着六个月大的女儿躲在母亲家中,才逃过了国民党右派的追杀。女儿郑启如从六岁开始,就被她送到教会女子小学、中学、华南女子大学学习。她只希望女儿能够安心读书,免受国民党反动派伤害。 

 

2011年元月,时任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殷一璀(右)亲切慰问郑长璋烈士之女郑启如(左)

 

女儿郑启如的回忆:从小母亲把我当作命根子,因为还是国民党统治,为保护我,都不敢告诉我父亲的事情。那一年,我要到福州陶淑女子中学念书。母亲可能觉得,我突然间要离开她,去我父亲牺牲的地方念书,便流着眼泪对我说,你父亲是好人,做的是好事,被坏人杀害在福州了。我再问父亲的详情,母亲已泣不成声。我也哭了。从此,便不敢再向母亲问父亲牺牲的情况。)

 

1946年,郑启如从陶淑女中毕业,考入华南女子文理学院。母亲把郑启如叫到身边说:“你出生5个月了父亲才见到你,他是从北京大学受党组织的派遣回到宁德闹革命的。牺牲前,他把你原先的名字‘秀莺’改成‘启如’,说这是取自一首古诗‘启蒙导愚,如旭而辉’,意思是将来你长大了,一定要当一名教师,对共产党是有用的。他见你一个月后,就牺牲了。”

      

 说着说着,蔡彩贞已是泪流满面。

       

1950年,解放了,蔡彩贞终于把憋在肚子里23年的秘密与悲痛——丈夫牺牲的详细经过告诉了女儿。

 

郑长璋塑像

      

郑启如大学毕业后先到东北的沈阳、抚顺等地工作,最后遵从了父亲的遗愿,在上海市静安区第一中学任教到退休,历任校党支书、副校长。蔡彩贞一路跟随女儿,辗转各地,一直守寡至终。

 

1978年的一天,郑启如一家正在欣喜地筹备母亲76岁寿辰。母亲却突然患脑溢血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弥留之际,蔡彩贞把女儿叫到床前——

 

女儿郑启如的回忆:母亲断断续续地和我说“你真不孝,你父亲牺牲了半个世纪多……新中国解放了近30年,文革已经结束……你怎么不去寻找你父亲的历史?你父亲是个坚定的共产党员,不应该被人遗忘!”)

      

1980年春节,郑启如带着母亲的骨灰,踏上了回乡寻根之旅。

       

郑启如回乡后,首先让母亲与父亲合葬。然后,又赶往福州,到省委党史研究室、福州市委党史研究室等处查找档案,探访曾经与父亲有关联的革命前辈,一路奔走、一路追寻。

 

郑长璋革命事迹载入相关历史书籍

 

地方党史研究者叶明祥回忆: 1981年,郑启如找到我,要求为她父亲落实烈士身份。我正好从一份题为《谈闽东革命开始时间问题》的资料中得知了郑长璋烈士的牺牲情况。这份资料是曾任中共福州地委党团组织部长陈应中在1958年写的。我就把相关情况告诉了她。)

 

1926年冬,郑长璋携带北京党组织的党员介绍信南下福建,向时任中共福州地委党团组织部长陈应中报到。鉴于当时闽东一带党的活动还是一个空白点,组织上决定派他回宁德开展党的工作。同时,为方便工作起见,经与国民党福建省党部有关方面(中共党员)商量,决定以国民党省党部的名义,委任他为国民党宁德县党部筹备处主任委员,回县筹备建立国民党宁德县党部,以此为名,开展党的工作。

 

地方史研究学者郑贻雄回忆:1980年,郑启如找到1927年与郑长璋同个牢狱的难友,时任中共福州地委工运部部长王永椿,进一步了解了郑长璋在狱中的表现。)

  

1927年 4月22日,郑长璋到达福州嘉宾菜馆,不幸被捕,禁押在福州市警察局拘留所二号牢房内。郑长璋一进牢房就公开地向难友宣传共产主义,教唱狱友《国际歌》,并理直气壮地说:“我就是共产党员又有什么问题!”语言铿锵,情绪激昂。

      

 2008年5月,地方党史研究室的同志到北大调查郑长璋同志的革命事迹,确定郑长璋是北京大学早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党员之一,是李大钊的学生、同志和战友,是宁德第一个共产党员,是李大钊同志“天火”在福建闽东的直接传播者和实践者。

 

郑长璋

 

1981年12月,国家民政部追认郑长璋为革命烈士,他的名字与钱壮飞等一批烈士被镌刻在北京大学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上。 

       

就在郑长璋烈士的身份得到确认的同时,一份从广东寄给宁德县党史征编委的复函又有了意外的收获——

 

地方党史研究者叶明祥回忆:为了进一步弄清宁德县中共地方党组织的情况,我们给时任广东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的陈应中同志寄了份调查函。他在复函说,宁德有两个共产党员,其中一个是蔡泽鏛。这是我们党史部门得到的蔡泽鏛是中共党员的第一份证明材料。)

 

其实,早在1973年,蔡泽鏛的孙子蔡述道、蔡述波也已开始了寻找爷爷的漫漫长路。之后,地方党史办同志叶明祥、陈国秋等也加入了这三十多年寻觅的时光之旅。而蔡威的那些生死相随的战友更是义无反顾地投入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旷世寻觅。

 

蔡威塑像

 

英雄不朽,魂归故里,上苍自有安排。一把石达开佩剑神奇地解开了蔡威“失联”之谜。

      

大渡河紫打地,属四川雅州辖区。距今一百多年前,雅州知府蔡步钟恰是蔡威祖上。因在大渡河紫打地剿灭石达开有功,他获得了一把石达开佩剑。一年后回乡养病,他把剑带回了宁德。

      

1936年春,红四方面军到达四川西北丹巴,即将渡过金川。蔡威约了战友马文波在江边散步,听说下游就是大渡河,蔡威无意中告诉马文波“你想不到吧,石达开的佩剑现在还保存在我们家呢”。

       

经历153年之后,这把石达开佩剑传奇般地将蔡威半个世纪的隐秘人生浮现于世。

 

左起第三个是蔡威

 

解放后,从共和国外交部副部长任上退下的马文波,和战友们一起寻寻觅觅半个世纪,在福建开始了寻“剑”之旅,寻找蔡威的家乡与亲人。

       

福建宁德蔡威研究会会长陈国秋讲述:蔡威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在残酷的行军中,蔡威看见红25师一个病号瘫坐在泥泞地里。班长对那个战士又骂又踢。蔡威叫人把那个班长绑了,又叫病号骑上马。追上正在休息的部队,蔡威把部队负责人找来,要他好好地教育那个班长,坚决纠正军阀习气。当时大家都穿着军装,只有蔡威穿着西装,带的人个个骑着马,挂短枪。 看这首长来头不小,那位负责人赶忙向蔡威道歉。西征途中,一个女报务员发高烧,蔡威同志立即叫人把他从上海带来的心爱的毛毯给她送去,而他自己仅靠一条很薄的被子御寒。蔡威是个对战友有很深感情的人。所以,他牺牲后,战友们便把寻找蔡威的家乡与亲人当作一份神圣的使命。)

 

马文波和战友们只知道,蔡威出生在一个大官僚、大地主家庭,家在福建福宁府,祖上曾在四川做过官,家里藏一把石达开佩剑——青钢宝剑。

       

1982年2月24日,曾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徐深吉将军在《福建日报》发表回忆蔡威的文章。蔡威的亲属竟都没有看到这份报纸。

 

马文波寻找战友蔡威家人的手书纸条网络

 

而福鼎县一个姓张的人家看了报纸,出面认亲了。宋侃夫、马文波等几位老同志误认为“福宁”就是“福鼎”,便相约来到了张家。这位80多岁的老人,外貌和蔡威非常相像,但当马文波提及“家中是否藏过一把石达开的佩剑”时,老人矢口否认。

       

于是,这条寻“剑”的线断了。

       

1985年,整党开始了。蔡威的战友、全国总工会主席宋侃夫向党中央主动请缨,到福建省任联络员。 

       

宋老向省委第一书记项南介绍了蔡威的情况。项南听后非常重视,并借一次开会之便向地、市委的领导同志们作了布置。

 

蔡威孙子蔡述波讲述:1985年农历正月初六,我和哥、姐、姐夫等人到宁德地委党史办黄垂超副主任办公室反映有关祖父蔡泽鏛的情况。黄主任说,前不久,一位老领导委托,要到闽东查寻当年在长征途中牺牲的一位名叫蔡威的红军干部和他的亲属。我听后,惊叫起来:“蔡威是我祖父,我祖父就叫蔡威!” )

 

蔡威孙子蔡述波讲述先辈革命事迹

 

喜讯传来,马文波、宋侃夫等蔡威的老战友先后在北京接见了蔡述波,并向他询问是否家传有石达开的宝剑。

       

蔡威孙子蔡述波讲述:我说,不知道,但蔡家的人在宁德的很多,回去后我一定仔细问问。回来后,一问才知道,祖上确曾收藏过石达开的一把宝剑,名‘青钢宝剑’。原保存在堂叔蔡作柯家里,1956年土改时交到中国历史博物馆。我把了解到的情况马上写信告诉了马爷爷。)

 

马文波立即派人到中国历史博物馆,但得到回答:“本馆从来没有收藏过石达开的宝剑。”

       

马老又电请南京军区协助查找,太平天国馆馆方说,从来没听说过石达开的佩剑至今还留在世上。

 

难道这条寻“剑”的重要线索又断了吗?

       

1985年6月,马文波夫妇从北京到达福州约见了蔡作柯,详谈了“青钢宝剑” 上交的情况。 

 

蔡威孙子蔡述波讲述:当时我堂叔说,我是蔡步钟的长门嫡孙,这把剑也就自然传到我手里。1956年土改时,通过老文化馆长把剑交到行署去了。) 

      

那么,这把“青钢宝剑”是否是先上交到福建省博物馆呢?

       

剑终于找到了!

 

 

石达开佩剑——青钢宝剑

                                    

这把剑静静地躺在福建省博物馆仓库里,尽管它已经破旧了,但剑柄上仍清楚可见“青钢宝剑”四字。

       

1985年8月20日,原红四方面军无线电通信和技术侦察工作的创始人或开创时期的亲历者中顾委委员、原中华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宋侃夫,中顾委委员、原国家邮电部部长王子纲,中顾委委员、原乌鲁木齐军区司令员肖全夫,原总参三部政治委员陈福初,原总参三部副部长马文波,原总参三部副部长李永悌等六位鬓角斑白的老战友聚到一起,仔细翻阅由马文波同志带回的寻找蔡威调查报告, 经过反复研究核实,他们一致认定,福建宁德就是老首长蔡威与他后人的家。一阵爽朗地大笑之后,他们立即联名给当时的国家主席李先念和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元帅写信,信中建议给蔡威在《中国名人辞典》立传,请政府有关部门为其后裔发送烈属证明和按规定予以抚恤,并附上了调查报告。 

       

时年74岁高龄的马文波热泪盈眶:“多年的夙愿总算实现了。……惟愿为我党、我军和我国人民立下不朽功勋的蔡威烈士的英魂和他的亲属们能够得到安慰!”

 

蔡威(左三)在故居与家人合影

 

字幕逐现:“蔡威同志在短暂的生命历程中,为中国革命事业,特别是为红四方面军无线电通信和技术侦察情报事业的开辟、建设和发展,为粉碎国民党军队对鄂豫皖苏区和川陕苏区的‘围剿’,保障红军长征的胜利都做出了重要的历史性贡献。”——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

 

 

长征结束后,毛泽东在延安曾对宋侃夫讲:“你们红四方面军电台的同志辛苦了,有功劳呀!在我们困难的时候,在四渡赤水前后,是你们提供了情报,使我们比较顺利地克服了困难。”

       

蔡威同志领导的红四方面军二台,为中央红军“四渡赤水”提供了重要的技侦情报支持。

       

福建宁德蔡威研究会会长陈国秋讲述: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后的半年间,由于敌人的疯狂围追堵截,迫使中央红军天天行军作战,电台无法停下来与各地红军联络,更无暇侦听敌军的电台。此时,红四方面军以蔡威为主的二台负责截收敌台信号,并将其破译出来。红一方面军一到宿营地,红四方面军马上把截获内容发给红一方面军。长时间夜以继日的侦听、破译,使蔡威同志极度疲劳困乏。徐向前将军常常劝他注意休息,他最常回答的一句话就是:“ 战斗有间隙,而电台侦听不能中断,为了明天,我们要干啊!”)

    

1985年11月4日,福建省政府正式追认蔡威为革命烈士。

       

1986年7月21日,徐向前元帅为纪念蔡威烈士牺牲50周年,挥笔题词“无名英雄蔡威”。

 

徐向前元帅题词的“无名英雄蔡威”

 

上苍是如此的神奇,如此的眷顾在天英灵。

       

1998年5月10日,好像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蔡威牺牲时的见证人——甲长李俊明老人冒着蒙蒙细雨,领着蔡威的长孙蔡述道来到了阿婆湾。

      

面对埋葬着爷爷的那块麦苗地,蔡述道长跪不起:“爷爷,我们来接您回家了!”

       

一声泣拜,已是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这一年距离蔡威牺牲整整62年。李俊明老人已是89岁高龄,他活着,冥冥之中,好像只是为了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不久,李俊明老人也走了。 

        

1998年5月20日,英雄魂归故里,家乡人民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英雄遗骸回家仪式。

       

在迈进故居家庙的那一刻,家人怀抱蔡威的遗骸,簇拥着,仰望上苍,齐声呼喊:“爷爷,到家了!我们到家了!” 

       

闻者,无不为之动容。

       

这一刻离蔡威在上海“失踪”(1931年),整整67年时间。

       

半世寻觅红色双雄。

       

一首“英特耐雄纳尔”雄壮的歌声依稀在我们耳边回荡。

       

一个卓绝的“红色风语者”的回声永远激励我们在路上——

       

为了明天,我们要干啊!

      

(感谢资料提供者:陈国秋  叶明祥   郑贻雄  颜凑 陈仕玲)

 

·End·

责任编辑丨黄   珊

值班主任丨池惟强

执行主编黄钲平

 

[责任编辑:]

参与评论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大梦蕉城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闽ICP备11012308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612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