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战高温,斗酷暑!车里湾正在上演

学党史 | 曾志与南埕盐工的革命斗争

2021-08-31 11:16:00 大梦蕉城

宁德蕉城海边有个南埕村,与戚继光抗倭大捷的横屿岛遥遥相对。南埕原本是漂浮海面的一块滩涂高地,经过历代先民的不懈努力,围垦造地,才逐渐形成了一片广阔的田地,并不断聚集人气,成了拥有千把户人家的村庄。

图片

有道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南埕靠海,多数人以讨海为生,临海的围垦滩地,潮涨水进,潮落水退,为晒盐提供了优越条件。因此,许多村民就在滩地上利用海水晒盐,靠海盐收入来维持生计,南埕成了宁德主要的海盐生产地。
在风雨如晦的日子里,盐民同样遭受反动势力的压迫剥削。上世纪30年代,宁德城关大盐商刘细弟与当地上层反动势力勾结,以每担一元两角的低价收购南埕食盐,再以每担七八元的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而在烈日下暴晒、辛苦劳作的盐民却所得无几。盐民对“盐霸”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
为了发动盐民起来斗争,宁德党组织派党员谢大大等人到南埕,以研究制盐技术为名,向盐民宣传革命道理,号召群众组织起来。不久,成立了南埕盐民协会,会员达300多人,推选陈妙兴等7人为委员,并按生产区域划分南埕、港尾、下墩、门下、郑湾、鸟屿、下凡7个片,各片都选有负责人。协会还聘请拳师教会员学拳头、练刀法。
组织起来的盐民有了力量。盐民协会向刘细弟提出,把食盐收购价提高到每担三元,如果不答应,就不晒盐。刘慑于协会人多势众,不得不派人与协会协商,表面上说一些好听话,但不提高盐价。为了迫使“盐霸”提高盐价,协会决定继续罢工。连续十几天的罢工,造成城乡食盐脱销。迫于社会舆论和各方压力,刘细弟只好同意把盐价从每担一元两角提高到两元五角,盐民协会第一次斗争取得胜利,盐民欢欣鼓舞。
“盐霸”当然不甘心失败。于是,刘细弟串通宁德反动统治当局密谋对协会进行报复。不久,县政府贴出告示,责令南埕盐民停止晒盐,并组织稽查队设卡拘捕贩盐客商。停止晒盐,这就意味着断了盐民生路,这一招真狠!同时,刘细弟为了迫使南埕盐民降低盐价,还以低于南埕盐的价格,向莆田兴化盐场购买食盐,以控制全县的食盐市场。
针对反动势力的疯狂反扑,盐民协会针锋相对,开展斗争。协会组织盐民照常晒盐,并以低价直接卖给群众。由于价格低,市场销售快,刘细弟长途贩运来的食盐就卖不出去,造成了更大损失。
刘细弟自然心有不甘,于是又与反动当局密谋新招。几天后,县长朱化龙派手下陈英率12名警备队员,加上刘细弟雇来的30多个地痞流氓,荷枪实弹开赴南埕,企图毁坏盐田。盐民协会闻讯,组织300多名会员,手执盐耙、锄头、扁担,在陈妙兴的带领下,涌向海边,将警备队员和流氓地痞团团包围,保卫盐田。警备队员见势不妙,撇下流氓地痞,自顾夺路逃窜,愤怒的盐民把流氓地痞痛打了一顿。
中共福安中心县委对南埕盐民斗争极为关注,认为宁德党组织发动盐民起来斗争,对推动当前的抗税、抗捐斗争很有意义。于是,就决定派中心县委委员曾志前往南埕巡视,指导盐民更好地开展斗争。

图片青年曾志

1933年7月的一天,曾志在交通员的护送下,乘小船从福安顶头出发,出白马门,向三都澳驶去。
三都澳是国民党海军陆战队的海上基地。闽东地区许多反动地主豪绅,在土地革命斗争浪潮的冲击下,纷纷逃亡躲进三都澳。因此,那片海域戒备森严,盘查严格。
为了在通过沿海敌占区时避免暴露,曾志换上了当地妇女常穿的紧袄宽腿裤,将头发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在裤腰上别一支手枪,大腿上绑一支手枪,以防万一。
时至下半夜,曾志乘坐的小船划到三都澳附近,远远望见几束探照灯在海面上摇过,几艘汽艇在远处海上游弋巡逻。
幸好船老大夫妇是船民工会的同志,胆大心细,见敌人查得严,便把桨放下,改用木瓢轻轻地掏着海水前进,使敌人听不到声音。夫妇两人弯着腰,辛苦地划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悄悄渡过了三都澳那段水面。
小船沿着海岸线航行了一整天,天渐黑时终于靠上了南埕的码头。交通员上岸找人接头去了。这时,码头上走来了当地民团的2个巡逻团丁,见是外地的小船在此停泊,就过来盘查,并说要把人带上岸。
船老大一看不妙,就急忙下船应付。曾志心里很着急,怕上岸走远路,大腿上的枪会掉下来,便乘着天黑,盘问的人尚未注意到坐在船舱里的她,赶紧从裤腿里把绑在大腿上的手枪拔出,插在裤腰上,静观动向。
正在这时,码头上又走来一个团丁,这个正是负责与曾志接头的同志。他见有生人坐在舱里,估计是上级派来的同志,便对另两个团丁说:“这个是我的外甥女,来做客的,不用查了。”
曾志后来说,真是好险!如果一盘问,我准露馅,因为我不会说当地方言。
曾志在南埕住了5天,听取了当地盐工协会活动情况的汇报,针对他们缺乏计划部署,没有组织性等问题,给予了指导和帮助,要求他们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斗争,争取自己的利益。为了突出组织的阶级性,曾志将“盐民协会”改为“盐工协会”。
图片南埕盐工革命斗争旧址——陈氏祠堂
曾志来南埕的具体指导,极大地鼓舞了宁德地方党组织和盐工的斗志。他们根据曾志“有计划、有步骤地开展斗争”的指示精神,更加密切注视“盐霸”刘细弟的一举一动,及时采取相应对策。
果然没多久,刘细弟就串通官府,带一排国民党兵来到南埕,以“查私盐”为名,趁盐工下地劳动时挨家挨户搜查,把盐工家中稍微值钱的东西都拿走。当晚,就在当地小学,刘细弟和国民党兵一边喝酒纳凉,一边清点“战利品”。就在这时,盐工协会组织两三百名盐工冲进学校,将他们团团围住。国民党兵拔出枪支,想吓退盐工,却被早有准备的盐工们缴了械,并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恼羞成怒的刘细弟并不善罢甘休。过了几天,有个卖陶器的外地客商,到南埕过渡时不慎落水淹死,群众捞起了这具无名尸体。刘细弟闻讯赶来,借死人大做文章,声称这尸体是挖掘盐田被打死的,想以此陷害盐工。他花钱雇来一名农妇,假装是死者母亲,抚尸痛哭。同时,刘细弟还到县政府诬告南埕盐工造反,殴打警备队员,打死无辜工友抛尸大海。县长朱化龙和刘细弟本是一丘之貉,当即下令第二天派兵进剿南埕。
宁德党组织获悉这一情况后,立即与南埕盐工协会商讨对策,决定来一个先下手为强。次日清早,南埕600多名盐工,个个身穿粗布衫,头戴斗笠,手执彩色三角旗,浩浩荡荡涌进县政府“请愿”,要求查清死尸真相。盐工们当众揭露刘细弟勾结县长的阴谋,还搭灶安锅,表示非见县长不可。为防事态扩大,县长急令全城戒严,并承诺今后不再提高盐税,不压低食盐收购价,取消晒盐禁令,不再破坏盐田。
迫于盐工的压力,次日县长派出法医到南埕验尸,证实死者全身无伤,确系落水而亡。在事实面前,刘细弟不仅暴露了险恶用心,还得为死者买棺收殓。

图片

图片

 

争的胜利,使盐工们看清了反动当局外强中干的本质。斗争的实践,使大家进一步认识到曾志说的“团结一致,齐心协力”的重要性。曾志后来回忆道:“南埕盐工协会在我走后不久,发动盐工及其家属600多人,到宁德县城请愿,举行示威游行,最终迫使县长作出让步,取得了斗争的胜利。

 

 

如今,南埕盐工暴动已过去80多年,当年的革命烽火已渐渐为人们所淡忘。然而,回望历史,党领导下的这场南埕盐工革命斗争,在土地革命时期,对整个闽东的革命活动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今天的南埕村已然发展成为一个万余人口的蕉城第一大行政村。在村中心的街头,耸立着一座曾志题字的“南埕盐工革命斗争纪念碑”,还建起了纪念亭,亭柱楹联曰:“秋雨当年盐赋难胜谋运动,春风此日田税免纳念英雄。”曾志的南埕之行,也在闽东革命史上留下光辉的一笔。

 

 

图片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林思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