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新思想从实践中产生(二)浙江安吉

学习时报独家报道丨习近平在宁德系列采访实录第十二篇

2019-07-11 16:06:07

“习书记把治理整顿看作发展的新机遇”

——习近平在宁德(十一)

640.webp

采访组:老钟同志,您好!习近平同志到任宁德时,您是地委组织部副部长。请您谈谈他到任的情况。

  钟安:习书记到宁德赴任地委书记那一天,是地委副书记林爱国带着我来福州接的他。上午从宁德出发,下午在福州西湖宾馆接到了习书记。见到习书记,我们很高兴,习书记亲切地和我们握手,简单交谈后就一起上车前往宁德,傍晚到达闽东宾馆,地委有关领导在宾馆迎接。初次见到习书记,我们都觉得他和蔼而又稳重。

采访组:您在之后的工作中和习近平同志有哪些接触?

  钟安:习书记到宁德之后一个多月,我就到柘荣去担任县委书记了。

柘荣县是宁德地区一个山区小县,1945年10月1日建县。解放后曾两次撤县,又两次复县,因此造成柘荣县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社会事业都比较薄弱,到1987年全县工农业产值才8000多万元,财政收入276万元。1987年这一年,柘荣县还发生了闻名全省的工艺鞋帽厂的经济案件,受贿人员涉及当时的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和有关局长,搞得党员干部思想比较乱。与此同时,柘荣县的工业企业效益不好,还有路边店的卖淫嫖娼等情况,引起省领导乃至省委书记的关注。

我到柘荣县工作不久,习书记就到县里检查工作。他不但听取了县里的工作汇报,而且深入工厂和基层了解情况。柘荣当时本来就没有多少企业,而几个大一点的企业效益又不好,大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习书记察看濒临停产的敷铜板厂时,要求我们县里面一定要想方设法采取措施,“死马当作活马医”。

我理解习书记当时提出这样的观点是有原因的。那时候全国正在搞三年治理整顿,就是从1988年开始,针对之前全国出现的经济过热、货币发行过多、国民收入超额分配等现象进行宏观上的调控。这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要对现有的企业进行“关停并转”,原计划的大项目更不敢上了。当时干部群众有一些议论,认为宁德地区地处福建沿海,以往由于种种原因没能赶上经济大发展的“班车”,现在想上项目又碰上政策“收”了,因此有些人感叹生不逢时。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习书记提出这样一个创见:治理整顿是一次新的发展机遇。他认为,中央提出治理整顿,不是不要发展,而是要纠正盲目发展,要在加强宏观调控的基础上实现综合平衡,而不是急于求成,什么都干。所以,他在敷铜板厂提出“死马当作活马医”,使我们领悟到,像柘荣这样经济发展比较落后的地方,治理整顿的目的就是要实事求是地找出企业效益不好的原因,逐个分析,对症下药,而不是简单地大砍大削。

习书记一席话给我们带来了深深的触动。对柘荣来说,治理整顿确实就是新的机遇。从实际来看,我们柘荣这个山区小县没有几家企业,如果大部分砍掉,拿什么来带领群众摆脱贫困呢?“死马当作活马医”,一定程度上体现的是一种“向死而生”的勇气,是要求我们深入把握企业发展的前景和优势,结合国家的需要做适当调整,千方百计把经济搞上去。按照习书记的要求,我们的企业发展果然有了起色。

采访组:在您任上,习近平同志对柘荣县发展还做出了哪些具体指导?

  钟安:过了一段时间,我到地区参加会议,会议期间习书记专门找我个别交谈。他对我说,柘荣县有三个问题在全省影响较大:一是出了一个受贿案,全省知名,北京话叫“九城闻名”;二是工业发展速度快,但经济效益低;三是路边店卖淫。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抓住这三件事,即廉政建设、经济效益、社会风气,就抓住关键、抓住要害了,而且要一抓到底,使之实实在在地转变,改变人们对柘荣的印象。

我当时刚到柘荣不久,正在思考下一步的工作应该如何开展时,习书记的这些话就像指路明灯,让我豁然开朗。我当即就表示,一定坚决贯彻习书记的指示,把柘荣的各项工作做好。为此,县里先后召开县委全委扩大会和有关的专题会议,传达贯彻习书记的讲话精神,统一全县干部的思想,认真抓好落实。

一是在廉政建设方面,以受贿案为反面教材,在全县开展了廉政教育月活动。根据地委统一部署,抓了有私房住公房又出租私房的清理工作。同时,我们又开展了“两为”活动,即党组织为党员送温暖,党员为群众办实事,在群众中受到好评。

二是在提高经济效益方面,组织县里面的力量对敷铜板厂等企业进行整顿,帮助它们找问题、补短板,逐步走出困境。还不失时机地上了一些投资省、见效快、销路好、原材料有保证的项目。另一方面,我们在城关搞了乡镇企业园区,各个乡镇都可以到城关来办企业,这样就解决了一些企业由于办在偏僻乡下,因缺电、缺水、缺技术人员和缺原材料等造成经济效益低的情况,形成了良好的办企业环境,效益也得到显著提升。

三是在改善社会风气方面,重点整治路边店卖淫嫖娼问题。104国道途经柘荣段,海拔高一点,比较偏僻,经常有货车司机等到此进行嫖宿活动。因为大部分作案的都是外地人,依法对他们进行罚款以后,他们就走了,下次来了,又只是罚点钱了事。这次我们加了一个“损招”,就是不但要罚款,而且还要通知这些人的所在单位和家人,对个别情节严重的还要求单位或家人来把人领回去。这个办法果然奏效。我们就这样集中整治了不到一年时间,收到了明显效果,几次突击检查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1989年7月21日,地委行署在柘荣县召开现场办公会,习书记对柘荣县1989年上半年的工作给予肯定。他指出,柘荣县上半年以来,一是党建工作抓得不错,二是经济工作的指导思想、奋斗目标比较明确,上半年产值比去年同期增长29%,是全区最高的,当时全省增长是16%,全地区只有13%,而且这个较高的增速是在效益有所提高的前提下产生的,意义就更大了。财政收入方面增幅较大,达到37.8%。习书记在会上还讲到,柘荣的社会治安有明显好转,特别是对卖淫嫖娼等社会丑恶现象进行集中治理,狠抓不放,抓得一些人“身败名裂”,使得他们不敢再来柘荣作案。习书记说:“前次我到省里开会,陈光毅同志还谈到这个问题。我当时就说,你们别再讲这个问题了,柘荣现在已经大有好转。我把具体情况向省委书记作了汇报之后,他也肯定柘荣抓出了效果,表示适当的时候为柘荣正一点名。看来你们对地委行署的一系列会议精神、工作部署都落实得比较好。”

习书记还说,柘荣发展工业的经验对于我们闽东发展之路是有所启发的,闽东地区怎么起飞赶上全省平均水平,我这里提出一个“柘荣现象”,可以说柘荣是闽东的缩影,闽东所有的不利条件柘荣都存在,基础薄弱、原料短缺、人才不足,但工业产值还是上来了,人均达到1000元,工农业产值人均1425元。如果全区都达到这个水平,那么工业产值就会达到27亿,工农业产值就可以达到40个亿,就在现有的基础上翻一番,就不低于龙岩、莆田,咱们地区就有希望了。

习书记的这番话,不仅是对柘荣工作的肯定、对全县干部群众的极大鼓励,更是对闽东振兴的一种坚定信心和殷切期望。从那以后,柘荣全县干部群众按照习书记指明的方向,奋勇前进。到1992年,全县工农业总产值达到24848万元,财政收入2308万元。柘荣的实践有力地证明了习书记提出的“治理整顿是新的机遇”的论断是完全正确的。

采访组:工作之外,您和习近平同志还有哪些交往?

  钟安:我先讲一个我印象很深的事情,就是习书记利用午餐时间接待天南地北的朋友。习书记在宁德工作了两年,就到福州当市委书记,后来升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大约是1996年的一天,我和夫人到福州办事,办完事后我给习书记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到福州本来想去看看习书记,但他肯定很忙,就请秘书代问候一下。习书记的秘书说,书记现在正在开会,问候一定转达。结果没多久,他的秘书又给我打来电话,说习书记已经安排午餐期间见我们,让我们快12点的时候到福州市的于山宾馆见面。中午我们到了约定地点以后,发现已经有来自天南海北的十几位客人,聚在一张大圆桌上。习书记和客人们一边用餐一边交谈。我知道,他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在百忙之中抽出午饭的时间跟我们这些人集中聚在一起,和大家叙过往,谈公务,可谓是边用餐边办公。这一幕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我一直不能忘怀,习书记对昔日下属的礼遇以及对工作的敬业态度都令我感动不已。

他准备从福建到浙江上任的时候,我听说了,就给他的秘书打电话。我说省长要调走了,我很希望有机会能再见他一面。没想到习书记真的安排在省政府的小会议室里和我见面,聊了一会,说了很多关心和鼓励的话。2010年9月4日,习书记已经是国家副主席,他来福建考察调研。我们这些曾经在他领导下工作的同志,都接到通知,说当晚习副主席会安排接见我们。大家都很高兴,吃完晚饭就到省政府门前坐车,到宾馆小会议室等他。不久他就和彭老师以及时任省委书记孙春兰同志一起来到会议室。习副主席带着孙书记和彭老师走到我们每个人面前一一握手,逐一向他们介绍,该同志叫什么名字,当时担任什么职务。习书记已经离开宁德20多年了,却还把我们放在心上,实在是太感动了。介绍完之后,习书记跟彭老师坐下来和我们交谈,回忆着在宁德的一些情况,讲的时间很长,我们都感到很愉快。

20多年的岁月匆匆流过。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习书记的热情与真诚,是他对大家发自内心的关怀和温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