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好故事•海上枫桥丨携带刀具欲闹事,九名嫌犯被拘留

2017-07-06 10:27:07

 

 

 

“海上枫桥”建设,在社会治理中,始终坚持严打高压态势,加强沿海隐蔽战线建设,推进沿海反渗透、反窃密、反策反工作。在养殖密集区,船舶停泊点和重点港口、码头、海域、公安边防所设立海上警务区,设置海域监控系统,采取公开巡逻和指尖巡逻、设卡检查、秘密布设等办法,织密打击走私、偷渡、窃密、盗抢等立体网络,增强了治安管控能力。如今“海上枫桥”已成为蕉城区海岸线管理的“利剑”,为海域经济发展“保驾护航”。

 

 

 

 

 

2005年6月4日,星期六,天气晴朗。

 

三都边防派出所的皮卡车快乐地在路上行驶着,驾驶员郑翎勇放了一首轻柔的音乐,缓解着乘车人的疲劳。

 

车已经下了高速,沿着国道朝礁头方向向继续前进,车窗外是一辆辆急驶而过的旅游客车。副所长陈占林、副教导员殷延智的心情特别好,跟着音乐轻轻地唱着。他们刚刚参加完在蕉城分局召开的会议,会上,市局、分局的领导再一次肯定了三都边防派出所的工作。

 

 礁头码头

 

 礁头码头,人群熙熙攘攘,等待买票的队伍已经拉得老长,各个旅行团的导游们扯着嗓子召集着自己团里的游客……

 

礁头警务区民警吴一挺通过电子监控系统默默地注视着码头上忙碌的一幕。这样的场景吴一挺是经常看到的,每一次节假日。深居城市的人们都愿意到这海岛渔港来,体验这里的海域风情,品尝这里的海鲜美味。

 

顺帆公司的60多艘快艇紧张有序地忙碌着,聚集码头的游客逐渐减少。

 

 

网络图

 

下午3点,皮卡车回到警务区。陈占林把人员召集起来,准备传达会议精神。此时,警务区的报警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警长黄春林迅速接起电话:“你好,礁头警务区。”

 

“警长吗?我是快艇公司的永灿,刚才码头来了十几个纹身的年轻人,要包我们的快艇去青山海域。我看见有两个人各背了一个大包,好象带了‘家伙’。”永灿很谨慎地说。

 

“先稳住他们,我们马上过去。”

 

黄春林随即把警情向陈占林副所长做了汇报。

 

电子监控系统上并没有显示所说的十几个人。

 

 

网络图

 

陈占林盯着显示器,快速地做着判断,“一定是聚在码头的亭子下面了,延智带领杨东升、夏玮、李伟守住礁头街,其他人跟我去码头。”

 

简单的分工,快速的出击。

 

15点06分,陈占林带领官兵冲上了礁头码头。十几个纹身青年聚在码头的亭子下。为首的还在与永灿商谈着快艇的事。

 

根据事先安排,颜冬科和苏伟先控制背包的两个人。

 

追捕随着两股力量的照面迅即展开了。码头上眼尖的纹身青年看见了行动迅捷的边防官兵,乱成一团。

 

 

网络图

 

“快跑!边防来了!”。

 

颜冬科和苏伟径直奔向了背包的纹身青年。

 

码头并不宽,除了三个漏网之鱼,其余11名纹身青年全部被逼退到码头的亭子里。

 

礁头警务区,殷延智从电子监控系统上看到了码头上的一切,三个漏网之鱼正向着警务区的方向逃窜。

 

“准备出击!”

 

杨东升和战友们早已跃跃欲试。

 

漏网之鱼在经过警务区的瞬间,杨东升和战友们突然从横向阻截……

 

所有都在瞬间完成得干脆利索。

 

15点13分,纹身青年被全部擒获。

 

 

网络图

 

礁头警务区的门口早已聚满了人。刚才的一幕吸引了众多的礁头村民,他们感觉结束得太快,还没有过足瘾,于是他们开始七嘴八舌头地议论:

 

“就跟看电影一样,警匪大战……”

“他们来干嘛?”

“听说是来收蟹苗,强买强卖那种。”

“快看地上有好多刀,幸好有边防在……”

 

·End·

责任编辑丨詹璐楠

值班主任丨池惟强

执行主编黄钲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