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公祭日!日军侵略三都澳再曝铁证!

2016-12-14 16:11:53

/供图 李伟

 

国家公祭日,是一个国家为纪念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民族灾难而设立的国家纪念活动,由国家权力机关决定。根据国务院批复,自2014年起,每年12月13日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主会场下半旗。

代,三都澳以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诸列强明争暗夺之地,特别是1899年5月8日正式辟为对外贸易商埠以来,日本更是觊觎良久、数番侵扰、意图占有,通过军队等途径秘密掌握了大量有关三都澳的详细资料。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三都澳受到各国瞩目,迫于国际关系复杂,日本无法独占,而三都澳又成为华东抗日物资集散地之一,是运送药品、布匹、煤油燃料等抗日物资的重要港口,日本因此将其视为“援蒋”的秘密输送据点,进行了多次破坏性的侵袭:派飞机轰炸破坏岛上住宅设施,遣军舰炮轰封锁港口,在海面散布水雷阻碍船只出海,以及登岛烧杀抢掠等,使三都港一度停航。

 

几年来,笔者通过网络购买收集到数份日本侵华的画报,其中从三本画报上发现的照片,为日军侵略三都澳再添新史证。


图为1940年7月21日上午,日本陆战队从礁石地带登陆

 

1940年7月,为破坏抗日物资运输路线,日本开展了针对性、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特别是在福建、浙江、广东等南方省份进行海陆空联合袭击,7月21日上午,日军出动飞机11架、战舰5艘、橡皮艇8艘、陆战队300余人,强攻三都岛。

 

天,日本陆军从三都海关码头、新塘、黄湾一带登岛,图中所见武器除步枪外还有机枪,武器精良,来势凶猛。该照片同时被《画报跃进之日本》《世界画报》《历史写真》刊载。

 

 

以下三张图片为1940年9月日本发行的《画报跃进之日本》、《世界画报》、《历史写真》三本杂志封面。

 

图为《画报跃进之日本》

 

图为《世界画报》

 

图为《历史写真》

 

《世界画报》记载,当天登陆三都岛的有日本陆战队町田、结成、大月、吉武、清水等各精锐部队(以队长姓氏命名),其中町田部队为主力。各部队得到日本海军航空队山田部队的援助及海上舰艇的呼应,在海空攻击的掩护下登岛。在轰炸中,众多房屋及渔船被毁,民众死伤无数。

 

据林伟先生《目击日军在三都澳的暴行》回忆“……凌晨近五时,听到飞机声,我抬头看到五架日本“零式”飞机从笔架山方面向三都岛飞来,盘旋几圈后又朝原方向飞去,7时发现东冲方向海面上有几个黑点向三都澳移动。接着敌机又在三都岛上空盘旋侦察并开枪扫射,7时半日本军舰七艘和汽艇两艘在三都海面游弋,耀武扬威。汽艇上的日军追逐抢掳烧杀海上船只。“鹭门”号缉私艇掩护海关“83”号电船和日军汽艇边打边逃,躲到三都岛背后漳湾港,从上午8时日本军舰就在海面上对三桅杆大帆船和渔船炮轰,同时日军小汽艇对我船只进行烧杀。被敌艇追逐赶上的船只都被燃烧弹焚烧,手无寸铁的船民和渔民纷纷跳海逃生,残忍、毫无人性的日军用机关枪不断扫射,海面上呈现一片鲜红的血水,到处都是浮尸。被焚烧的三桅杆帆船有四五十艘。日军把三都澳海面上的船只烧尽后才扬长而去!9时日军主力部队在海关码头和新塘、黄湾方面同时登陆。刹时间到处都是枪声、炮声、炸弹声,战士的冲杀声和群众的哭喊声交织在一起”。

 

祖成先生忆道“连番轰炸中,岛上渔民、群众伤亡无数。由于外出的船只还未赶上出行,全部停靠在码头,结果在日军突袭中被大火焚烧得一干二净。我记得,当时在海军俱乐部边上有五六座房子,一枚炸弹落下,房子倒塌好了几座。其中,一座房子着火,里面的一家七口人纷纷往外跑,想躲进离房子不远的防空洞内。可刚刚跑到门口,房子已轰然倒下,一家七口全部遇难”。

 

 

上图见于《画报跃进之日本》,是日本陆战队町田部队刚刚登陆,在队首军官的带领下进入三都岛。

 

时驻防在三都澳岛上的军队,只有福建省保安第二团第二大队第六中队157人,中队长杨生佛。这个中队的战士多数是经历‘1.28’淞沪抗战后撤退入闽的第十九路军爱国官兵,因参加“闽变”失败被保安团收编;此外,还有水警一个分队33人。武器只有陈旧的‘7.9’步枪和四挺‘捷克’式轻机关枪。除此外还有‘福海关’的缉私艇‘鹭门’号,装备有英式‘鲁易士’重机关枪一挺和英式步枪8支”,可谓敌众我寡,军备悬殊巨大。我军战士前有强敌,后无退路,在弹药枪械极其有限的困境下进行了殊死抵抗,军民联合杀敌,但终寡不敌众,只能向后撤退防线,众多士兵英勇牺牲。

 

下面两张图片分别出自《画报跃进之日本》和《世界画报》,均为整页大图并刊登在显著位置,所拍摄的为正在行进中的町田部队,原图的旁注给了我们更多信息:日本陆战队登岛后与国民党八十师下属一中队交战,演成巷战,日军一路向北方高地追击,于当天下午四时攻下三都岛。照片中可以看到日军为了所谓“扫荡”,肆意焚烧街道,所过之处,浓烟蔽日。↓↓↓

 

 

 

伟先生回忆道“……午饭后,敌人为了彻底破坏和切断上海和内地的物资转运通道,他们分头在中山路、外街、中街、里街等多处用煤油和汽油纵火焚烧民房、仓库。一时间三都澳成为火海。天空冲起滚滚浓烟……大火从中午一直烧到傍晚才灭。美丽的三都岛到处是断墙残壁,山下已经找不到一座完整的房子!再也看不到美丽的三都澳原来的面貌!”

 

相关文史资料记载,此次日军袭击中,三都岛上的罗厝里、孙厝里、三民路、前进路一带被炸毁、烧毁商店民宅百余间(据黄岑先生统计,仅被焚商店已达一百八十余间)、机关团体住所20幢。遇难者29人,伤者无数。数百人无家可归。三都至礁头海底电缆遭破坏,三都澳电报局关闭,通讯中断。当时宁德县长给省政府的电文中悲痛地写道:“三都岛……焚烧竟日,所有民居商店,惨遭横祸,悉付一炬,目前虽稍平静,原状迄未恢复……”

 

本对此次登陆三都岛极尽宣传之能事,在多本刊物中均给予专门报道,认为“至此福建省沿岸之重要党军据点皆置于日军制压之下,更炸毁援蒋诸施设机关。党军至此已完全不能再起”,嗣后每年仍不时袭击三都岛,黄岑先生记述,1941年夏,日军又登岛抢掠物资,对残余建筑肆意摧残,“日军挟带着煤油、硫磺弹长驱直入三个街区,四处放火,霎时全镇上空浓烟蔽天、烈火熊熊。从中午一直烧到下午4时,全镇店屋船舶烧成一片灰烬,躲在防空洞的居民都被活活烤死后,日军才乘军舰扬长而去。三都澳的繁华从此烟消云散,终于成为一个死港”,海关埕、外街空空如也,中街只有十几间简陋的木屋,里街外段也夷为平地,百姓难以为生。三都澳开埠近五十年来所积累的成果和繁华最终在日本侵略中付之东流。

 

这些照片与报道曾是侵略者的歌功簿,如今已成为无可辩驳的历史铁证。

 

——出自政协宁德市蕉城区委员会编《宁德文史资料第二十二辑——三都专辑》

 

 

责任编辑:雷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