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秋竹,明清遗落的乡愁

2015-12-31 16:35:36

图文/杨秀芳

 

 

 

无意间窜入了依山傍海的秋竹村。

 

 

 

 

 

村口大榕树下,村民们摆放着海鲜蔬果,悠闲地乘凉拉家常。买荔枝时,从村民口中得知此村历史悠久,几处明清古民居值得一看。一村民自告奋勇当领路人,我们跟随其后沿石板路拾级而上。

 

 

 

 

 

与我们往常看到的经刻意涂饰的美丽新农村不同,村子几乎保持海边农村生活图景原貌。进入村子,村民纷纷向我们打招呼问好,似乎我们是村子预约而来的客人。

 

 

 

 

据村民介绍,如今保存尚好的古民居有十多处,而稍有气势的当数两座明朝文官武将府䣌。我们穿过一株结小青果的大龙眼树,再往左绕至半岭。举头,一个翘角门楼雄踞前方,门楣匾额“乾坤清泰”赫然眼前,这是武进士宅第。一代武將寄望一方乡土海岳平宁,乾坤淸泰的祥瑞气象。一对石门联上书“太邱绵世泽,颍水绍家声”可解读此府乃陈氏家族,出祖于颍水之地。推门及里,见支离破碎的残雕镂刻。木板壁虽已粗陋,但被淸洗得纤尘不染,内部家用设施摆放规整,足见屋主人守护家园的一片赤心。

 

 

 

 

 

 

文官府第居于武官府第的左前方,四围茂林修竹,蕉风椰雨。因为是文人,房前屋后内部修饰刻镂显然精致了许多。房屋前半部分依晰原貌,后半部分因坍塌翻建为水泥钢筋构造。两扇厚重的木门上两个门扣门环己锈迹斑斑。回想我站立的此地,两百多年前,海水在不远的山下奔腾。屋舍尚新,官人坐船或打马或乘轿回府,家室兴闹,奴仆成群进进出出。待夜幕降临,后山空寂。屋内暖灯纱帐,读书吟诵,奴仆关上木门咣珰有声……一切又旋即闪退远去。屋主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新人。而今留守老屋的是一位白发苍苍女人,她每天勤于打扫屋舍,极简又精细地侍弄流逝的光阴。

 

 

 

 

 

 

转角处皆种有芒果和龙眼,果树不远处就有一户人家。平民百姓的古民居多数为扁平低矮的土木结构,偶现三三两两的吊脚楼。我们是一群不速之客,走东家窜西家。家家户户房屋虽然陈旧,但都被收拾得非常干净。令我们甚为惊奇的是无论踏进哪一家,没有一户人家厌烦我们的到来,主人反倒喜眉笑颜迎了出来,然后端茶送水拉家常。一位女主人拿出刚采回的本地米蕉,使劲塞给我们吃。两位老夫妇几碗海鲜上桌,正准备吃午饭,阿婆见我们到来还想下厨做饭给我们吃……

 

 

 

 

秋竹村,悠长绵远;古民居,规整洁净;村民,朴实热情。这些关键词满脑子晃荡,都在和我说着明清文明遗风世代沿袭尚存古村。而匆匆过客的我们何曾走远,这样的村子总是我们心间挥之不弃的乡愁。

 

 

 


责任编辑:FMT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