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美醉了!连彩云都眷顾的地方

2015-10-14 11:34:37

文/陈巧珠   图/乡下孩子

 

 

清晨我久久地徘佪于灯塔前仰望,仰望那道佛光慈悲地在海面上闪耀,我听到海浪轻轻拍岸,循踪那道佛光,远处传来的晨钟与吉祥的祝福,声声梵唱,那原初音曲驱走了黑暗。天空在诉说着无尽的隐语,期待我们用心去聆听和解读,苍茫的海面上波涛的力度演绎着远古的舞蹈,那远古的舞蹈承载着时光的碎片简化成时空的音符,那音符是对三都澳的吟颂。

 
 

 

 

 

在东南之滨那座海上布达拉宫的山脚下,有人在吟唱:水深海阔似天湖。而此刻,我的步伐以强烈的节奏来表达,大海般澎湃的心语,却又缄默如蚌含珠。我以柔和的静态来观察我的目力所及的范围,裸露的石头,刻满历史与沧桑,我需要用粗犷的鼓点击撞我内心的细腻,同时又需要用恬静的古筝来品味大海的物语。我的目光,轻轻的掠过远远的云端,不管晨曦还是日暮,流光溢彩的期许里,我的文字配合那块巨大的石头在温情脉脉里婉约晶莹。

 
 

 

 

时间是这个世界的永恒,所有的一切,终究敌不过轮回的永恒。这波海潮,从唐朝繁华的海上贸易港口涌来,一路东西包容,南北荟萃,而今,又恢复了唐时的仪态雍睦,祥静安泰。行至山颠,驻足而望,那尊斗姥娘娘像,面朝大海,面容静谧、肃穆而又慈祥,千百年来稳坐于莲台上,任凭万物枯荣更替,盛衰化变,参悟万物,静观海面,放光接引,普渡众生,护佑着过往的船只安宁祥和。

 
 

 

 

穿过苍茫大海,沿栈道觅行,渐次进入一个幽邃的世界,一个巨大的螺壳惊现于眼前。我不知道那个巨大的螺壳是否有心事,抑或隐痛,在亿万年的宇宙洪荒中沉默成奇迹,在一缕孤高的气息中站立成永恒,我追寻在荒凉的岛上孤游疾行,有种感怆兼痛醉,天那么蓝,蓝得让人精神气爽,却又呼吸紧促,我开始和结束的行程,抑或是我徒步小岛的内心隐秘。

 
 

 

 

夜幕掠走了落日的余辉,一艘小船在海面上划出巨大的圆满,从终点又回到起点,却又是一个新的启程,这世界没有一样东西是静止不动与不变的,逝者如斯。过去的岁月如烟似雾,扑面而来,轻轻掠过的风,柔柔的抚过的帆,在纯真清澈的笑意里轻盈,在流年寂寂里波澜不惊,过尽千帆,给回眸一份澄澈的蔚蓝。

 
 

 

 

那是惊心动魄的一幕,在天水交接的波澜壮阔中,一只小船穿越苍茫的恢弘,风在凛冽中嘶鸣,波涛在汹涌中澎湃,小船犹如一位面对强敌而奋力反抗的战士,一路冲杀,疯狂的颠簸,那是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在碰撞,那是天际的吟唱者和前进的叙述者,仿佛一切事物灰飞烟灭也不停歇地前进,狂涛中演绎成坚强与勇敢,过后,迎面而来的是万里苍穹的高远与辽阔,还有那满天璀璨的霞光。

 
 

 

 

那片霞光,温温的洒过那朵祥云,我听到鱼儿在水里静静地呼吸,海水在静静流动,水的波纹与日光合明,我在佛光里虔诚合掌,在重逢的吉祥里拥抱重逢,在激情地燃烧中升腾起激情,那一刻,我双手缓缓地托起一轮太阳,看到天际,鸟儿展开希望的羽翼,让我们一起沐浴那道祥光。

 

 

责任编辑:H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