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宁德岁月:地委大院的旧时光

2015-10-10 15:12:30

 

在宁德治政两年间,习近平只身在行署大院生活,结识了一群朋友。离开宁德后,深厚的情谊未曾被时间冲淡,而是历久弥新。在这群一起共事两年多的老友眼中,“他这个人很自然,实事求是,不喜欢人家拍马屁。”

 

 

记者/钟坚
 

  邢常葆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张放大的照片,很是引人注目。那是他和一位老友的合影。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他这位老友在天安门检阅了参阅部队。


  邢小名“阿宝”,是宁德市电视台台长,今年60岁,已到退休年龄。从事宣传多年的邢常葆一直小心翼翼,直到有一天,有过去的同僚叫他解放思想,才大方地把照片放大挂起来。


  “阿宝算是当年习近平在宁德时的下属兼好友之一,那时习近平只身一个人在宁德时,下班后若有闲暇,会与一群单身汉们、司机等一起打牌,邢是其中一个。”已退休的前福建省侨联主任林爱国说,邢是福建省少数几个熟知当年习的故事的人。林爱国当年也是习近平的左右手,习近平是宁德地委书记,林爱国是常务副书记,专员陈增光是第三把手。


  在福州,昔日的这帮“宁德老地委班子的人”已不多,都70岁上下的人了,他们有时会在梅峰路上的一处废弃的部队营房小聚,话题免不了要谈论过去的同僚习近平。


  这群老友提及这位老上级时并不怎么犯怵,跟他在一起共事2年多,大家了解他的脾性,“他这个人很自然,实事求是,不喜欢人家拍马屁。”当然现在习近平不一样,已经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了,不过邢常葆纠正道,“不要看他官那样大,只知道原则性的东西,不是的,他人情味很重的。”


  地委大院的旧时光


  邢常葆与习近平的合影摄于2000年11月4日,这一年刚好是习近平当选省长后的一周年。宁德市撤地设市选在这月的14日,习提前十天来宁德调研。照片的背景是部队的一艘登陆艇上,习斜倚着船帮,神情放松地看着镜头。那天彭丽媛也刚好来福建,福州家里无人,习近平便带她出来转两天。


  合完影的习近平第二天就到县里调研去了,还是老规矩,邢常葆以私人身份负责接待“大姐”彭丽媛。彭丽媛来宁德,吃饭住宿什么的都没通知宁德市政府接待处。习近平只交代了秘书,秘书招呼邢常葆,他说,大姐来,你搞个车,负责接待。邢常葆很乐意:那没事,小事情嘛。他的车是一辆旧桑塔纳,邢找朋友借了一辆3.0排量的皇冠撑场面,带彭去宁德的老街上到处转悠,看到哪里有特色小吃,就坐下来吃,很随意。


  “因为他觉得是家属,有朋友接待就可以了,不要组织上安排,他这人公私分得很清楚。”彭丽媛几次到宁德探亲,都是秘书让去福州送片子的邢常葆随车带回来,从不派公车接送。


  邢常葆1955年出生,小习近平两岁,彭丽媛则比邢小很多,但大家平时“大姐大姐地叫习惯了”。这声“大姐”,主要是尊重彭丽媛,某种程度上也是表示敬畏。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彭丽媛就是享誉中外的歌唱家,习身边的秘书、司机都这么叫,邢常葆差不多也叫了有20多年了。


  习近平35岁到宁德,任地委书记。宁德不比厦门,是个比较落后的地方。地委在一个山坡上,办公区和干部的宿舍区沿山坡拾级而上,上去就是天王寺和镜台山,行署前面的一条路叫署前路。行署大院的布局大体上叫“7127”,7就是7座办公楼,1就是一座礼堂,27就是27座家属宿舍,实际上不只27座。


  习近平办公地在行署大院6号院,一栋三层的石头楼,三楼是正、副两个书记,二楼是秘书长和办公室主任,一楼是秘书、驾驶员等。习近平当年上班一般都提前到,经过一楼楼梯口值班室时,会热情主动地与值班人员打招呼,还经常和工作人员谈工作上的事。那时的桂花树干仅有大拇指细,现在已亭亭如盖。


  办公楼院门正对着的,便是地委办值班室,沿着值班室旁的楼道往上走,习近平的办公室在三楼楼梯口的左边,由两间相连的小房间组成,中间不曾隔断。一个摆满书籍的书柜很是醒目,布设陈旧的房间里,一张皮革沙发放在外窗边,沙发旁立着一个三角桌,桌上摆着两个暖水瓶。


  三角桌的第二层放的是几个会议专用瓷杯;第三层是脸盆,脸盆边搁着毛巾。靠近中间隔墙的是两张皮革沙发。房间的左侧,又是一个摆满书的大书柜,书柜前是一张深棕色木制办公桌,桌面堆着一摞摞公文、书籍,摆着一个茶杯。习坐过的椅子是把藤椅,靠背是圆形的。对面放的是一张藤椅和两张沙发,是汇报或交谈的人坐的。


  习近平那时住在机关家属楼,因为在厦门时已经结婚,分给他的是一套二室一厅的小房子,外面还有个八九平方米的接待室,但彭丽媛是军旅歌唱家,军职在身,很少到宁德来。


  地委几个副书记和专员都带着家属,习就一个人住,还是单身汉的生活,家里洗衣服、打扫卫生都是自己一个人做。宁德老地委机关那时有四五个单身汉,习跟他们几个凑在食堂里,打个饭自己吃。林爱国的厨房跟习的窗对着窗,有时做饭时,看到习晚饭后自己在洗碗。


  彭丽媛一年来不了宁德一两次,一次是休探亲假,住了十来天,还有一次在福建附近演出后路过。偶尔来了,也是自己上街买菜,戴着墨镜,人家还会认出来。习家的厨房设备很简陋,只有一个液化气煤气单灶,没有蒸煮的器具。彭来了,炊烟袅袅晚饭时分,彭还会问,“林书记,晚上你做什么吃呀?”


  以后福建省委为加强宁德干部队伍,又调了几个领导下去,也是单身汉,晚上没事有时会和习一起打上一盘“争上游”。习下围棋很好,棋圣聂卫平跟习近平算是“发小”,可惜当时行署机关围棋会下的不多。


  习近平的牌友没有别人,一个是他的秘书徐凯薪,一个是办公室的黄春光,从北京下来在宁德挂职副市长和外经贸委主任,牌友不够时,常叫邢常葆凑一角。


  习近平认识邢常葆是在来宁德后的第二个月。只要没有开会的时候,习近平会走访大院里的每一个机关单位。习近平那年走进邢的办公室,邢常葆在编一个《太姥情》的电视艺术片,习看了比较满意,就此熟识了。邢常葆是宁德地区电视宣传中心站的负责人,手下加他共三人,主要拍摄和后期都是一个人做到底。


  “我打牌臭,就跟他讲,领导我跟你打不了。为什么?我这个人手气不好,我没有炸弹怎么出;我炸弹多了,你牌也出不了,我乱出也不行。”邢常葆推说打牌不行,自告奋勇地去煮宵夜,“你去你去,”习便让邢拿点什么东西去厨房加工一下。


  2000年前后, 沿山而建的宁德老行署机关大院曾一度传言要拆除重建,消息传到当省长的习近平耳里,习对宁德的官员说,宁德地区经济还不发达,我看还是不拆了好。老的宁德行署机关大院现在还保留着,原汁原味,没变样。


  鸿鹄之志


  习近平到宁德任职后的第二年,母亲齐心到福建看望。齐心当时在中央党校任行政秘书,千里探儿,事出有因。


  习近平刚到宁德没几月,趁着到北京出差,回了一趟家,随手还带去了反映宁德地区贫困落后面貌的专题片——几盘记载宁德革命老区边远农村群众缺衣少吃、贫困落后、交通困难的录像带,内容诸如“两个人穿一条裤子之类的”。这是宁德无奈向上级首长机关伸手要救济的法宝之一。这之前,宁德地区的官员还把片子送给在武夷山视察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看完后,中央给了一些钱、衣服和粮食。


  习近平的本意或是将专题片带到北京去,拿给一些熟人、朋友看,好让他们支持宁德。孰料在家里一放,齐心和习近平的姐姐齐桥桥都看了,觉得这个地方简直太艰苦了。看完片子,齐桥桥哭了起来,觉得弟弟在这么偏远落后的地方任职,真是不容易。齐心也心疼儿子的辛苦,萌发了要来宁德看看的念头。习近平见状,竭力跟家人解释:宁德那个地方风光还是挺好的,有山又有海,挺漂亮的,还不错。


  1980年代后期,从北京到福州再到宁德,路途数千里,来一趟宁德很辛苦,单是从福州到宁德的路程都要走三四个小时,还是泥泞的山路,走完一身尘土。齐心不顾劝阻,终于到宁德。地委书记的母亲来看望儿子,几乎没惊动大院什么人,只有秘书等非常小范围的人知道,习近平也不事张扬。齐心来看了看儿子生活、工作的地方,还由秘书带着,到周边的几个小公园走了一走,停留很短的时间就回北京了。


  慈母思儿,人之常情。在宁德的一两天里,她还亲自下厨做饭,对前去看望她的习的同事说,“近平很年轻,请大家多关心他,多帮助他。”她除了担心儿子生活、工作太辛苦,专程前来给他打打气亦未可知。


  林爱国曾长期在三明地区任职,习近平便问他三明的老鼠干你吃过吗?林如实说吃过。三明的一个县曾流行吃老鼠干,将田鼠抓来,内脏挖掉、皮剥掉后,烤着吃,以为美味。习近平同林爱国说他很神往,也想吃吃看。林不信,问你敢吃吗?习回答,“我敢呀,我生猪肉都吃过。”


  习说,早年在延安插队的时候,整整八个月没吃到油腥的东西,每餐都是咸菜疙瘩加干粮。有一次他挑了一担谷子走了几十公里到公社的粮站,把谷子卖掉之后换了几块零钱,买了一块猪肉回来,回到家里,来不及下锅煮,几个知青就围上来生切着放进嘴里就大嚼特嚼起来,旁边大人们赶紧制止,不能这样吃,要生病的,煮熟了再吃,但已有小半猪肉入肚。


  在宁德当地委书记,出席正式场合,习近平总会穿着那年月流行的涤纶卡其布的蓝色中山装。跟随习近平下乡的邢常葆有一次发现习的中山装的肘部已破损,零落的衣服上毛须挂落下来,甚为惹眼。手头没有剪刀,邢就说,“我用打火机帮你烧下吧!”邢用打火机把衣服挂落的毛须逐一烧烬。


  习见此夸赞:“阿宝好不错嘛,没有把我给烧进去。”邢常葆吹嘘:“我这个技术还可以的嘛!”


  从中南海大院走来的这个地委书记,跟其他的宁德干部有些不一样。青年时期的习近平中规中矩,绝不逾越半步。这与习家从小严格的家教或许有关。


  习的生活要求非常随意,下乡从来都是跟下面的人坐一桌,煮上三四碗菜。到乡镇去一般一碗面条了事,但就是一碗面条他都要交伙食费。下乡调研一天,正餐1块5、早餐1块钱。习近平有一次去乡镇发现,秘书没有按规定交伙食费,严厉地批评了他。这是习近平一以贯之的习惯,在正定任县委书记时,不论是陪客还是下乡吃饭,他都无一例外地坚持交纳饭费。


  习近平那时是司局级,一月工资才170多元,因为常下乡,扣除一天4元的伙食费,所剩无几。据邢常葆介绍,习近平那会儿抽烟,在河北正定时习抽的是荷花牌香烟,到宁德后改抽南方人流行的健牌。这种口味比较冲的烟每包5块多,习一天要抽一包多。离开宁德半年时间,习戒掉了烟瘾,那是习近平一次下乡,受凉重感冒,又是咳嗽又是流鼻涕,此后习再也没有碰烟。还有一种说法来自中国控烟协会常务副会长许桂华,他曾向《凤凰周刊》透露,“习近平主席是在彭丽媛大使(控烟形象大使)的劝说下成功戒烟的。”


  有时下乡,习还要拿工资接济困难户,这样一来,习的账务几乎月月见底,甚至赤字。亏空的生活开支由彭丽媛补齐,当时彭收入比丈夫高。对于这种清教徒式的生活,习近平在后来关于闽东九县调查随感中解释为“当干部的宗旨首先就是奉献,就是讲服务”,“熊掌和鱼不可兼得,当干部就不要想发财。”


  “没有终生廉洁、终生为民的鸿鹄之志,期待飞得持久,‘扶摇直上’是困难的。”习近平写下这篇文章是在1988年的9月,距他到宁德不足半年,离他当上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时间则差24年。


  宁德时期的习近平正是其仕途起步之际,除了偶尔的打牌娱乐,多数时间他晚上没什么事,吃完饭便沿军分区的操场小路绕上两圈,大约二十分钟后回到宿舍。下班后习的业余活动,就是看书。“他的书多得实在不可思议,托运来的行李主要是书,他来宁德的时候都是叫几个年轻人帮他扛上去。”习近平住家属楼三楼,林爱国住二楼,林对这个小自己几岁的同僚顿生几分好感。


  习近平到宁德下面的寿宁调研,原寿宁县政协主席连德仁在日记中记载:习书记每次吃完晚饭后,第一件事就是逛书店,到书店而且一定要去认真看,不是逛一逛就走了。有一次还发现有一套书,福州城里书店也买不到,在寿宁县书店却买到了。


  习有上床之前看书睡觉的习惯,每天要坐床边看上一个小时才睡觉。在宁德老地委班子的几次聚会中,林爱国发言说,习近平当上党的总书记后,现在讲话还可以听出当初的国学根底,这与当年的苦学是分不开的。


  习近平曾参军入伍,做过耿飚的秘书,到宁德当地委书记时,又兼任宁德军分区第一政委,因此分区发了一件军大衣给他。上任一年多后,习近平拿出这件崭新的军大衣送给副手林爱国。他说,“爱国,这件大衣给你,我们宁德的山区很冷,下乡的时候披一披,挡挡风,晚上如果招待所被子不够的时候,当被子盖。”


  习接着话锋一转,讲起毛的故事。毛泽东当年也有一件军大衣,毛岸英从苏联回国要下基层搞土改去,未婚妻刘思齐也一起去。毛泽东把身上的军大衣给了毛岸英,叮嘱说,白天你穿,晚上给思齐当被子盖。


  闽东山区的冬天确实很冷,下雪天结冰很厚,石头房子里冷得刺骨。习近平一米八几的大个,却不太习惯南方的冬天,配发的被褥又薄又轻,盖头不盖脚。大陆互联网上流传一个故事,说是习近平到宁德第二年,彭丽媛在北京特地做了一床加大加厚的棉被。正巧她要外出演出,先去东北,最后回到福州。她就背上大被子上路,沈阳、长春、鞍山,走一路背一路,辗转几省,千里迢迢才将被子送到宁德。


  习近平对妻子和家庭的温情也无时不在。调任福州后,习近平与彭丽媛的孩子在福建省妇保院出生了,接生的是省妇保院的老医生陈素清。陈素清有一次亲眼看到,习近平在彭丽媛生育后第一周亲自帮她泡牛奶,当时没有一次性纸尿裤,陈看到习自己搓洗女儿的尿布。那时习近平已是福建省委常委、福州市委书记。


  小孩满月后,习近平和彭丽媛夫妻俩又一起来到省妇保院,在医生的办公室搞了一场“演唱会”答谢医护人员。说是演唱会,只是在医院提供的磁带配音下,彭丽媛拿着麦克风唱了几首歌。


  君子之交


  宁德的老地委班子主要成员中,常务副书记林爱国长习7岁,专员陈增光当年50多岁,习近平最小。这位年龄最小的“外来单干户”重情重谊,成了圈子里人们的共识。


  “你跟他在一起时间长了,家里有什么困难,没空不会问你,有空就会问你了,‘你老家在哪里,几个兄弟,家里有什么困难,有没有组织上能帮的什么事?’你说了,他能做的会给你做。但你不能说你要给我多大的官什么什么的,他会不高兴的。”


  习近平从厦门到宁德带来的秘书徐凯薪,厦门大学研究生毕业,习对他很欣赏和信任,徐也是有个性的年轻人,头脑很好用,遇到有观点不同的地方,两个人都会争执起来,但习还是很喜欢,一直从宁德带到福州。


  习的一位故知称,习当年虽只有30多岁,却好像有50岁的政治头脑和处世方式。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各级官员,因生活与工作机缘与他走近的人,都十分惊诧这一点。


  宁德市地委班子成员姚大姐原来是海岛女民兵出身,后来从妇女队长、民兵副营长、大队书记到县妇联主任,一步步成长为领导干部。她原来在宁德罗源县当县委书记,回到宁德后是地委委员。姚的婚姻生活不和睦,她的前夫一直纠缠着不放,姚当时与前夫已有三个孩子,她自己也不敢离婚,担心各种闲言碎语,“你是干部,老公是渔民,人家会讲这个人当了官把老公都扔了,孩子都不要了。”


  姚觉得家丑不可外传,生活过得很压抑。习近平无意中知道后就对她讲,“姚大姐,这个事情我前段不知道,这一次我了解了,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你真的是有困难,需要离婚,你大胆提出来,我们组织上给你出面。你不要搞得压力那么大,该组织出面,你就离掉,这个怕什么呢?”


  姚后来顺利地摆脱了婚姻的枷锁,若干年后她跟人说,“习书记这个人真好,我当时那个家庭情况真不好意思,压力又很大。他就说,‘不要紧,你这个是事实,你大胆点,我们走向法律,你需要我们地委出面就组织出面,这样子把你解脱掉,然后全力以赴工作。这很正常的,怎么能凑合在一起呢?’”


  习近平到宁德第二年,宁德部分地方乡镇撤并新建,宁德召开四级干部会议,寿宁县代表团杨奕周站起来,当着地委书记一干领导的面“开炮”,“你们地委要加强对我们新成立乡镇的政策倾斜,我们现在是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无法开展工作!”杨奕周是寿宁下党乡党委书记,这个乡刚设立没多久,山远地偏,条件艰苦。习听了决定亲自去看看。


  习近平去了一趟下党乡,前后花了好几个小时才走到。此后他和杨奕周成为莫逆之交,“习觉得地方干部在这么边远穷苦的地方实实在在地工作,他很感激,把他当做自己的兄弟朋友一样。”邢常葆说,习近平以后不管是在福州市、福建省委,还是浙江任要职,杨奕周什么时候来找,他有一点时间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接待,不会推托忙借故不见。


  杨奕周的儿子那年高考,考完分数不行,进二本的分数都差很多,老杨去找习近平。习近平那时已是福建省省长。秘书跟习讲老杨找你。习近平见到杨奕周后问什么事?杨说,没什么事,小孩念书考得不好,没书念了,你能不能挤一两个大学名额念一下?习听了迟疑片刻说,“孩子念书是大事,不能没书念,但成绩不好,高考是有规矩的。这样子吧,你先放下心来,我等会儿再给你问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好不好?”


  习见杨一个人从宁德跑来福州,当天眼见回不去了,于是说,“这样子,我家里家属也没来,今晚你就住我家,不要住外面了。”习叫秘书带老杨到家里,吃住在自己家里。习近平明白,杨奕周这次是因私事来找他,不好公费报销,而一个偏远地区的乡镇干部也没多少钱,住在自己家里,还能帮他节省开支。


  杨奕周之女杨世凤回忆,无论是在福建,还是在浙江、上海任职,习近平多次通过秘书打电话到家里,询问下党乡脱贫发展情况,关心老杨的家庭状况。2007年前后,杨奕周患病住院,习近平亲自派人派车把他接到浙江治疗,当年6月老杨病逝后,习还特地发唁电向他的亲属表示慰问。


  也有人曾问邢,“你能不能一句话概括习近平?”邢自忖,也真的不好说,你说他是伟人?他现在当领袖了说人家是伟人有点拍马屁的意思,习是很不喜欢这一套的。但他这人确实“很朴素、实在,应该说他是个通情达理的人”。邢说,工作以外的交情,只要投缘,完全是君子之交。


  务实随和,不喜作秀


  在过去很多时间,彭丽媛是“鲜花”,丈夫习近平是“绿叶”,他却甘之若饴。九十年代末,分管农业的习近平一次下去调研带着探夫的彭丽媛,他对大家开玩笑,“今天我是随军家属。”福建省发展研究中心杨益生第一次看到“比舞台上更漂亮的彭丽媛,而且一点架子都没有”。


  那天晚上彭丽媛很高兴,宾馆的服务员拿着菜单叫她签名,习近平见到后笑着说,“今天晚上来者不拒,大家尽可以随便签。”他说彭比他值钱。杨益生觉得跟彭在一起,没有那种官太太的样子,也没有领导带着家属给大家的压抑感,和习近平夫妇俩的交谈不是仰视,而是完全平等,没有被居高临下的感觉。


  而这之前,“闽江第一漂”的组织者之一的杨益生曾见识过习近平的另一面。1994年,老将军叶飞的女儿协同几个文化人筹划“闽江第一漂”,从福建的浦城、三明的建宁源头出发,一直到福州马尾的闽江口,这是一个纯民间活动,不仅仅是漂流探险,还有对闽江沿岸的文化现象进行考察。


  习近平主动找到杨益生说,闽江漂流、探险活动,他也喜欢,因为这是勇敢者的游戏。习提出也很想参加,但受身份所限,不过他可以对连江、长乐、马尾沿线的县市打招呼,提供一切尽可能的方便。得到习支持的“闽江第一漂”文化经济考察活动在历时1个月、漂程近千里之后,于闽江口外川石岛宣告收桨。


  习近平任福州市委书记后,他的搭档林爱国在他之前调任福建省广电厅厅长。习近平有次把林爱国叫去,说自己很想拍一部反映爱国题材的中法马江海战的电视剧《马江之战》。习对林说,你福建电视台来拍,我给你当后盾。林爱国当时跟他开玩笑,福建台可以拍,但有个条件,主题曲叫小彭来唱。习说可以。这部十几集的电视剧拍了年把时间完成,片头显示习近平是总顾问,彭丽媛是主唱,可谓极为罕见的夫妻档电视剧。


  习近平任福建省专职副书记时,长期兼任福建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与军方人士交往很多。退役的福建省军区政委陆凤彬少将与习关系甚笃,陆凤彬的老家是江苏南通市,被称为中国建筑之乡。有一年南通市的建筑公司一年连续拿了三个“鲁班奖”,当地官员找到陆凤彬,想请陆通过习近平请彭丽媛来南通捧场唱歌,并且请彭帮助请几个演员。


  习近平很认真地听了,也不马上承诺,而是答应过几天给他回个话。最后答应,当年正月十四的时候,彭丽媛去南通。彭还帮请了其他几位演艺明星。陆凤彬又跟习近平说,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到我家乡去看看。习近平说好呀,但这个要跟省长书记请假的。陆说我给你去请。陆于是替习到陈明义书记和贺国强省长那边请了假。


  正月十四那天,陆凤彬带着习近平到了南通。习近平跟陆说,这是彭丽媛下去演出,作为丈夫的他第一次来外地看她演出。


  但凡与习近平有过私交的他的过去同僚都称,习调子不高,为人务实随和,不喜作秀。他一般不表态,但是他答应的事,肯定给你落实。


  “习就是很本分的人,不搞拉帮结派,非常重规矩。”福建省人民出版社政治理论编辑室主任江典辉眼里的习近平,可能跟家传身教有关系,“他老爹也是一个很规矩的人,他的家庭生活很简单,这样的人很孝顺很传统。”习就是如邓小平所说的不左不右,实事求是地照顾到各方需要,同龄人中很少有他这种格局。


  不忘旧交


  1990年代开始,习近平从宁德调任福州,2年后女儿木子出生,习近平的生活趋于规律。女儿木子出生后,习近平的岳父母常过来帮他带小孩,有时习的小舅子也过来,帮助照料,住在左海公园附近的省政府家属楼里的一家人其乐融融。


  知道习有了女儿,习近平的过去同事都去看望,但所有的同事都没有送礼,大家明白他不会要。宁德的老地委书记特地来问林爱国,他说,说起来我是习的长辈了,他问林看看送什么合适?林想了一下说,这样吧,就按民俗给孩子送点银锁之类避邪的东西就可以,那位老书记过后就买了一套银的挂锁送给习的女儿作为见面礼。


  邢常葆将宁德土特产一箱地瓜扣(粉扣)送去,这种东西民间常作为火锅配料,一斤没几块钱,弄一箱子才百来块钱。邢算是老熟人,就是这样,送到习家,秘书照例还是按规定要登记。


  离开福建到浙江任职,包括邢常葆在内,他福建的一些老友陆续都去杭州看望他,习近平一般都是叫秘书在西湖边安排个安静的地方,然后带着岳父母、女儿一起到那个地方,大家一起吃个饭,低调而又节俭,不事排场。


  随着习近平职务越来越高,老朋友们联络他越来越不方便。2007年春节,邢常葆还收到习近平寄给他的一张贺年卡,上面有他的亲笔签名。转年习就赴职上海,邢常葆和徐凯薪还给彭丽媛打祝贺电话,想去上海看望习近平,彭丽媛回答说,老习刚来上海,这里一套房子还没修整好,“等春节前搞好了,你们一起到上海来过年吧。”


  但这年的9月,习已调到北京任职,两人只得作罢。


  2010年9月5日,习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身份到宁德,这也是他离开后的第一次回福建。计划中要会见现任宁德常委领导班子。一早,邢常葆跑去看这些老领导,让他们等下见到习主席,传个话给他,就说阿宝在外面。


  中午习近平接见了宁德领导并合了影,1点多,大家才坐下来吃饭,没人再提这个茬。席间彭丽媛问到,这一次大家都见到了,有没看到阿宝在宁德?有人说在的,早上还跟我们说,很想见主席。彭说我现在讲也不算数,这个事要问老习。彭走过去跟习说,阿宝在外面,你看?习说可以,你叫秘书打电话给他。


  通过宾馆外的严格安保,邢常葆进去见到了习近平,看到这位过去的下属,习呵呵笑言,“阿宝会煮菜!”时光荏苒,显然他对宁德老地委大院的那段时光记忆犹新。


  邢指着窗外说,“你今天看到没有?原来我们上山那个地方现在已经变成房地产了,你都认不出来了吧?我也认不出来了。”习说是,宁德变化很大,但是整个跟发达地区相比我们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还得加一把劲。


  此前,习近平回福州的第一件事情,也是让福建省委办公厅逐一通知在宁德共过事的人要见个面、吃个饭,也通知到了林爱国。在福州宁德宾馆,已是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再一次与老同事们见面,大家相谈甚欢;习近平当晚住在福州国宾馆,按照习近平给定的名单,福州、福建省的同事,包括过去服务过他的秘书、驾驶员、服务员一批进去,一批出来,习跟过去的这些老朋友、老同事、老下属们都见了面。


  习近平担任总书记后,第二次回福建时,政务繁多,他依然把过去共事过的人的名单交给办公厅,让办公厅的人打电话问候。“当时正好过年,我们知道他来了很忙,没想到,省委办公厅打电话来,”林爱国说,电话里说,“我是省委办公厅,转达习总书记对您的问候,习总书记公务很繁忙,这次不可能拜访您们了,谨代表习总书记向您表示新年问候,健康长寿!”


  习担任总书记后的2013年,新华社发了个通稿,说是对所有国家副国级以上领导,习近平通过各种方式表示新春慰问。


  林爱国突然想起习近平那年刚到宁德第一次跟地委干部做报告时说的一番话,“宁德是个革命老区,我也出身于陕北革命老区,所以心里很有亲切感,宁德革命老区的老前辈是为革命作出贡献的。”习接下来,逐一点名对宁德地区老同志表示深深的敬意。


  那会儿,习才来没几天,他事先已把宁德地区老同志的名字都问过了,“他一贯就是这样的人”,林说。

 

来源:凤凰周刊


责任编辑:F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