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战刀霍霍斩敌寇 铁血真真破刀魂

2015-09-02 10:30:43

图/文 苏诗瑶

 

一把红锈染身的战刀隐藏一段中国血红的历史,一曲刀刃迎角的凹槽谱写一首波澜壮阔的凯歌。忘不了挥刀杀敌、血染战场的英雄,忘不了艰难困苦、草根树皮的岁月,忘不了忍辱负重、复兴中华的史诗。

 

 

阮桂清的长子阮元东
 

 

近日,在蕉城区博物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主题展览上,一把锈迹斑斑的战刀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该战刀刀刃长约70公分,刀叶宽3公分,木质的刀柄用红布包裹,布料多处破损,颜色也已褪得只剩下淡淡的白粉色。战刀的主人叫阮桂清,新四军三支队六团的一名战士。他曾带刀参加过黄桥、淮海、渡江等战役,一路奋战杀敌,立下汗马功劳。如今战刀的主人已故,保管战刀的重任也就交到阮桂清的长子阮元东手中。

 

 

我有幸采访了阮桂清的长子阮元东。父亲离世时,他年仅10岁,在他依稀的片段里,我们看到老革命家不畏牺牲,保家卫国的气魄。在这有限的片段里,让我们回顾下这位老革命家的烽火事迹。

 

阮桂清

 

1909年生,蕉城区洋中镇凤田人。

1933年9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

1935年,带领4位战士,在罗源保安团缴获20多支枪支。

1938年参加新四军3支队6团北山抗日。同年在安徽省洋村加入中国共产党。在新四军3支队6团历任班长、排长、连长等职。参加过黄桥、淮海、渡江等战役。

1940年,在黄桥战役中负伤,评为二等乙级残废,身体中枪12处。

1949年至1950年在宁德县公安队担任队长职务,后调福安专区公安处工作。

1959年,因病离世。

老革命家的

烽火事迹

 

 

宝刀护航与战友缴获枪支
 

1933年的中国内忧外患,国难当头,民族危机愈发严重。

 

 

面对民族危亡,二十出头的阮桂清毅然决然地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加入这场即将到来的残酷战争中。没有武器,他就把家里祖传的清代宝刀当做武器,带着它从北上到南下,一路厮杀。

 

 

1935年冬,由于武器装备紧缺,战事吃紧。阮桂清得知罗源保安团不务实事、欺压百姓,却有一批枪支。于是他当即带领四名队员,连夜从蕉城赶往罗源,伺机埋伏。寒冬的夜,格外的冷,队员们采取诱敌的方式,三名队员从正面引诱保安团,阮桂清带刀和另一名队员从后面潜入内部,躲于暗处。只见保安团队长在后方指挥,阮桂清看准时机,一个快步,一个翻转,速度地抓捕保安团队长,并用刀口抵住保安团队长的脖子,“缴枪!”浑厚地口令,惊得整个保安团三魂出窍,“快!”保安团见大事不妙,乖乖地放下武器投降。

 

阮桂清说:“我们都是中国人,大敌当前,我们绝不能枪口对内,应团结起来,全力以赴共同打击外敌……”保安团惊魂失色,面面相觑,只得乖乖点头。阮桂清同队员们也顺利缴获20多批枪支,为抗战提供了一批有力的武器装备。

 

收集情报与日军挥刀厮杀
 

战争年代,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鲜染战场是常有的事。

 

 

阮桂清的战刀的刀刃上有一处浅浅的凹口,久经年代,略显得有些光滑。凹口是阮桂清与日军搏斗时留下的。至于哪一场战役,具体的时间和地点,阮元东已记不清。我在他支零的记忆碎片中,仍就看到了这样一个伟岸的身影。

 

1938年,阮桂清参加新四军三支队六团北山抗日,由于生性机智、反应力强被分配到侦查排。新四军三支队六团抵达皖南地区后,便潜伏在乡村。接着侦察排便接到上级指令,要求侦查员化装成老百姓混入镇内,侦查日军的公事设施和军事部署情况。

 

阮桂清随几个战友乔装成老百姓混进镇内,守城的士兵正围在一起偷笑窃谈,乘此时机,阮桂清和战友悄悄地混入内部,此时敌军部队正在操练,约莫有一个连的人数。他们抓紧时间侦察了敌军战火库和粮仓的具体位置与数量,收集完情报后顺利撤退。

 

 

有了可靠情报,指挥部立刻制定了作战方案。在一个新月如钩的夜晚,他们向悄悄地埋伏在日军腹地周围,待时机一到,机枪的扫射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刺刀的拼搏声,叫喊声,哀哭声,汇成声声巨浪淹没了整个小镇。

 

战斗中,阮桂清一路斩敌,挥起战刀就往敌人头上砍去。阮桂清直面敌人,凶恶的脸庞,蛮横的力道让敌人畏惧三分。他挥刀快速向敌人冲去,敌人吓得一个闪躲,战刀狠狠地砍在敌人身后的石头上,劈开了石头,溅起朵朵星火。抽刀时,刀刃缺了一个口,阮桂清看刀身并无大碍,举刀直直地向敌人要害刺去……激烈的厮杀在渐渐平息的声浪中结束,满怀胜利的喜悦,阮桂清带领战士们向山头大步迈进。

 

黄桥战役与死神擦肩而过
 

1940年秋,抗日战争正处于相持阶段。

 

 

蒋介石调动七个师的兵力围攻皖南抗日根据地,国民党顽固派、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调来李守维的八十九军主力部队向江北抗日根据地大举进犯。为了顾全大局,巩固以黄桥地区为中心的根据地,新四军苏北部队决定以黄桥为轴心采取诱其深入,各个击破的作战方针。韩德勤所属部队有3万余兵力且武器较为精良,新四军苏北部队仅有7千余兵力(其中战斗部队4千余人)且武器较差。但是新四军苏北部队全军将士斗志昂扬,士气振奋,决心给顽军以沉重打击。

 

 

阮桂清被分配到第一纵队,担任阻击任务。顽军进入黄桥外围,激烈的战争很快就打响了。等顽军被引入伏击圈内,阮桂清所在纵队就发起进攻,顽军守备部队随即闻风而来,轻重火力一齐向纵队劈头盖脸地袭来,一时间,进攻受阻,伤亡颇大。阮桂清咬紧牙关,坚守阵地。随着一阵阵尖利的呼啸声,只见炮弹略过步兵战士们的头顶,划过早就被硝烟搅得一片浑浊的天空,准确地落到了顽军的阵地,“轰隆隆”排山倒海般,在顽军阵地上爆炸,苦心经营起来的碉堡一个接着一个飞上了天,外围火力点统统被摧毁。顽军愤怒地红了眼,加足火力,一团乱射,双方伤亡严重。

 

经过一夜激战,李守维的第八十九军军部被彻底歼灭,包括军长李守维也落水而亡,第三四九旅也大部被歼,千余顽军向兴化逃窜。为扩大战果,新四军猛追韩德勤余部,占领海安。在到达东台后,新四军本着“避免损失”的原则,于当日停止了追击、主动结束了这场决战。

 

阮桂清在激战中,左腿受重伤,身体多处中弹,奄奄一息。卫生员紧急包扎后,他立即被送往占地野战医院救助,经过三天三夜的抢救,终于把阮桂清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但却烙下了终身的残疾。

 

如今阮桂清早已离开人世,但他的战刀依旧在低述着他烽火年华的故事。阮元东轻轻地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又用袖子下意识地拂了拂,如“传家宝”般一直呵护、珍藏着这把战刀。

 

 

七十年了,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捍卫了我们的民族尊严和民族独立,七十年了,有谁还能记起他们,有谁还能喊出他们的名字,他们只是凭着一个男人最朴实的情感和忠诚以身许国。我们忘不掉那段历史,忘不掉那段峥嵘岁月和那些为国捐躯的英烈和逐渐消逝的老兵,也忘不掉中的记忆中那些让人潸然泪下的抗战片段。

 


责任编辑:XI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