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遗失在光年里的舌尖记忆

2015-07-01 13:32:32

图/谢书秋

 

 

      日出日落,四季轮回。作为大黄鱼产业的发源地,大黄鱼早已生生不息地渗入到闽东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千百年来,在与时光的磨合里,它见证了闽东人民的辛劳,也见证了闽东人民的乐观与幸福。它承载着闽东璀璨的饮食文化,也叙说着闽东人民特色的生计模式和习俗信仰。然而,由于人类滥捕,上世纪,大黄鱼濒临灭绝,欣喜的是,在科技人员的艰苦努力下,它们又获得了新生。从本期开始,“大梦蕉城•梦三都”将为广大读者陆续推出大黄鱼文化专题系列,追溯遗失在光年里的大黄鱼渔事、渔具、捕鱼技术、风俗禁忌、舌尖上追求、民间记忆等,挖掘独特的闽东大黄鱼文化。

 

 

 

One.——“楝花开,石首来”

 

  中国人与大黄鱼结缘于何时,已无可考证。

 

  “苦楝子,花嫁娘,楝子花又开荻芽抽笱河豚上,楝子花开石首来。”

 

  南宋诗人范成大这首诗中的“石首”,就是大黄鱼,也叫黄花鱼。

 

 

  江南一带,正当楝子花开时节,大黄鱼上市,成为千年来诗意时光。闽东自古的渔事活动中,有大规模地在官井洋上捕捞大黄鱼,至迟在明朝。那时,官方开始征收渔课,在古代社会,这已经是一项重要经济活动。清代中期,官井洋中捕捞大黄鱼盛极一时,其捕捞方式与近代基本一致。民间一年一度享用这上苍赐与的极品海鲜,成了美好记忆。

 

 

  清朝道光年间《鹤城漫志》载:宁德秀才崔挺新有《官井洋石首歌》一首:

 

“官井之水涌沧波,黄花逐浪纷飞梭。

网师得鱼健吹螺,船头集市相肩摩。

花开槐豆盈山阿,今年鱼比去年多。

笑余预蓄宜咸鹾,烹之霍霍刀快磨。

佐以纯菜和卤鹾,晨餐一饱醉颜酡。

兴酣还欲问东坡,鲈鱼比较此味何?”

 

  清朝时,大黄鱼捕捞的盛况,已是文人笔下多彩的一副民俗画卷。

 

 

Tow.——“官井洋 半年粮”

 

  金灿灿的大黄鱼,是大自然馈赠给三都湾沿岸民众的粮食,官井洋是个天赐聚宝盆。

 

 

  民国二十四年,即1935年,官井洋产大黄鱼3500吨。民国三十一年编《宁德县渔业调查资料》记载,宁德县一县,“鱼汛期间,所捕黄鱼五六万担。”从1949年977年,宁德县29年间,平均每年捕捞大黄鱼400吨以上。每年立夏到夏至期间三至四次大潮水,宁德、福安、霞浦、罗源等县沿海群众前来捕鱼。

 

 

  六七十年代,每年均有一千余对、两千多艘小船,约两万名渔民来这里捕捞大黄鱼。丰收之时,一对渔船一次下网能捕到五六十担甚至上百担的大黄鱼。浮起的大黄鱼将网顶出水面,能站上三四人而不沉。渔汛期间,海面上有数百艘小船即时收购新鲜的大黄鱼,一时不停在赶赴三都湾沿岸的大小埠头。无论晨昏,即刻卸鱼,有时通宵达旦,灯火通明。接着,鲜鱼由无数健壮的汉子挑着,沿着溪岸,踏着山路,急匆匆地把海鲜赶赴千家万户……

 

 

  一年一度的官井洋大黄鱼,给三都湾沿岸民众带来了丰收的收入,短短的一个月的“黄瓜汛”,三都湾周边各渔村的上空弥漫着鱼香与喜悦的气息。“官井洋,半年粮”的歌谣传颂了不知几代人。

 

Three.——海上盛会

 

  农历三月二十七,大潮涌起,四面八方千船万人会聚于官井洋。

 

  “数千艘汹汹飞桨,浪飞交舞,瓜生、橹生、人声,渺绕杂沓,奔腾澎湃,万船穿织,海为震动。”

 

 

  这段记叙述于霞浦竹江张曲楼《官井捕鱼说》中的文字,足以让那段久远的响动贯穿古今。那时节,海面上渔歌阵阵,帆影点点,碧波粼粼,黄花闪闪,热闹非凡。

 

 

  清人刘家谋写道:

 

  “每至梅雨时,网师以竹简插水验其声,下网得鱼,则吹螺以招买者。”

 

  “石首鱼盛时,邑人各刺舟至官井洋,谓之看黄花,必买鱼而归。”

 

  “俗以槐豆花多寡,卜鱼盛衰。”

 

 

  亲历者这样形容:之间船只快速穿梭往来,人声鼎沸。到处都能听到撒网哟喝声、船只碰撞声、网到鱼的喝彩声、网中大黄鱼的叫声、海面浮店船的叫卖声、荡鲜船上贩鱼的催促声,还有那前来观光的俊男靓女唱“红莲歌”的歌声,相互交织一起,此起彼落……

 

 

  到了夜间,海水涨潮,船只点着渔灯,一时间,海面上渔火和海水交相辉映,五光十色,隐隐绰绰,再听到海上笑声、哟喝声、吵闹声、欢呼声、恍如人间仙境……

 


责任编辑:FMT

 

版权声明

原创稿件,版权所有。其他微信公众平台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凡侵犯版权等知识产权的,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中共蕉城区委宣传部网络办)联系电话:0593-2823067,1386030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