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省运花絮丨除了比赛,幕后的“风

宁德人应该像她一样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

2015-06-26 16:35:06

 

在每一次参加外事活动时,陈蕙都会穿着中式的或带有中式元素的服装。她说,她要让当地人看到,原来中国的文化是那么的美。

 


 

↑陈蕙

 

到达陈蕙在福州的居所时,天空突然飘起了细雨。她一袭白净的汉服,站在玻璃推拉门前,脸上满溢着笑容。她说她特别爱花,在居所外的小花园,种满了各式的花:矮牵牛,波斯菊,蝴蝶兰.....在雨中,有着一股宁静的温柔之美。

 

陈蕙说,花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生命,该开放的时候开放,该枯萎的时候枯萎,自然而然。这样的体悟,许是她多年习练瑜伽的缘故。这位常年旅居加拿大的女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那些花一样,散发着自然、素雅的古典气息。

 

 

↑陈蕙在修剪花卉

 

“有觉知地活在当下”
 

翻开陈蕙的成长履历,你会发现美的因子从来都有它的源头:出生书香门第的她,6岁开始跟随父亲练习书法;学生时代,参加湖南经视举办的六省一市“星级大联盟”擂台赛,荣获金奖;第一份工作是在福建东南卫视担任主持。后来到北京开始从事瑜伽培训工作。

 

做任何事,都像是修行。聊起瑜伽的时候,陈蕙说的最多的词是“觉知”。她说,练习瑜伽最大的感触,就是让她在每一个当下,都非常有觉知地生活。瑜伽本身就是关于连接——自我与宇宙的连接,小我与大我的连接。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说法,就是“天人合一”的状态。

 

“当你在练习瑜伽某一个动作时,怎么用自己的意识去掌控自己的肌肉,怎么处在这个姿势上能够平静地呼吸,就需要这个觉知力。”陈蕙说,瑜伽就是身与心的统一体,一开始练习是对身体的掌控,然后到心的掌控。它是一个路径,从身到心,而身体是心的桥梁。

 

旅居温哥华时,由于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她常常到不同的地方去做瑜伽习练,有时候会在海边的一块大礁石上做一个平衡动作,而有时候会爬到很高的山上做倒立的练习。她说,在瑜伽教学中,她都会给习练者传达一个健康自然的生活理念:无论身处何处,都要有觉知地活在当下。

 

 
“中国文化是那么美”
 

除了瑜伽导师外,陈蕙还有另外的身份——大使夫人。由于先生是驻外使馆的外交官,她在温哥华生活的时候,经常有很多机会与当地的主流社会接触。她说,温哥华是个多元文化交融的城市,作为中华儿女,更有一种使命感,将中国传统文化传播出去。

 

在每一次参加外事活动时,她都会穿着中式的或带有中式元素的服装。她说,她要让当地人看到,原来中国的文化是那么的美。在赠送礼物时,她会选择一些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物件,如书法、剪纸、京剧脸谱等。

 

在瑜伽教学中,她同样把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其中,独创了“瑜伽小人图”教学法。陈蕙说,瑜伽小人图就是瑜伽体式图,可以让习练者更加便捷地掌握动作要领,快速地记忆。这些小人图,并不是传统瑜伽教材里中规中矩的示范图,而是“象形取意,得象忘言,得意忘象”,用一种中国传统书法和水墨的写意手法去完成的。

 

在采访中,她拿出了那个画着瑜伽小人图的本子,那些“小人”,或盘坐,或跪立,宛若一幅行云流水的水墨画,意在笔外,气韵自如。陈蕙说,这些小人图,都是她在旅行途中完成的,一半在美国底特律乡间的夏季,另一半在加拿大蒙特利尔飘雪的冬日。她说,她做的这些,都是要让别人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美,这些小人图,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表达,以有限的肢体形象,展示无限的身体内在意境。

 

“我有一颗旅人的心”

 

有人说,生活除了眼前,还有诗和远方。也有人说,人的身体和灵魂,要总有一个在路上。对陈蕙来说,旅行仿佛是在寻找诗和远方,让身体和灵魂,在无限的时光中自由地行走。

 

可以说,旅行是陈蕙生活中很大的一部分。在加拿大寂静的育空,雪山冰河的蓝白世界,让她流连忘返;在印度的古城堡,宗教的神秘与圣洁,让她虔诚不已;在美国西雅图,这座没有夜晚的暮光之城,则让她感受着美国文化的奔放......

 

↑陈蕙爱花,觉得任何时刻它都是美的

 

“旅行的意义,就是带给你一颗观察的眼睛和开放的心。不同的事物和风景,不断交替着,会让你的眼界越来越宽,看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它会让你知道所有的东西其实都是可以被接受的。”陈蕙说,在生活里,她有着一颗旅人的心。

 

“不管走到哪,只要心在那里安定下来,那就是家。”陈蕙说,她没有故乡这个概念,一直信奉着“吾心身处是我家”,而这些都是对美的热爱,对美的向往。她说很喜欢日本的京都,每次到那里,就好像回到中国的古代,在那里可以找到很多中国丢失的传统,比如茶道和香道,都更纯粹一些。

 

对气味特别敏感的她,有一段时间还专门到日本去学习香道。关于日本,她说起了草间弥生。她说,这个怪老太,给热爱传统文化的她,带来了很多奇幻感,颠覆了她的很多想象。特别在美的判断上,陈蕙说,就像她爱花一样,任何时刻它都是美的,即使凋零了。

 

↑陈蕙爱花,觉得任何时刻它都是美的

 

 

“自己就像海的女儿”

 

在海滨城市宁德出生的她,对海颇为喜爱。在她的足迹里,常常用摄影和文字记录着与海的亲密接触。她向往着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理想生活,她说那是一种梦想,将自己带离现实的喧嚣。

 

“我从小就喜欢大海,自己就像海的女儿。”陈蕙说,大海有着很多你想象不到的神秘东西。小时候,我经常到到海边去捡小石子,在泥潭上抓小螃蟹,你会发现儿时探寻世界时,各种新奇感,都会被海所满足。

 

 

“你不知道随时会出现什么情况,在平静的时候,大海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在涨潮的时候,它又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你会在浪花声中,乐此不疲地追逐着。”

 

当陈蕙回忆着儿时与海有关的细节时,我的脑海突然就浮现出里索斯的那句名诗,“大海正在撤回自己的声音”。对陈蕙来说,之所以她对海有着特殊的情感,或许正是童年记忆里那个来自大海的回声。

 

 

她说,她的表姐夫是一名海军,在她小时候,不幸得了癌症,她去看表姐夫的时候,表姐夫告诉她,死是生的另外一种形式,他那么爱海,等死了以后会回到大海里的。

 

陈蕙觉得自己很幸运,在第一次面对“死亡”这个终极问题的时候,表姐夫用一种诗意化的方式,去描绘它。她说,生活就是要每时每刻地过好当下。

 

 

来源:闽声杂志 作者:文/林宗龙 图/周昂


责任编辑:XIEJL

 

版权声明

原创稿件,版权所有。其他微信公众平台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使用。凡侵犯版权等知识产权的,必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中共蕉城区委宣传部网络办)联系电话:0593-2823067,13860301986。